江苏严查公共资源交易领域腐败,深挖病根,对症下药
发布时间:2018-06-29  来源:江苏国土资源
 近日,江苏省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一组数据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今年1至4月,该省完成交易190多万宗,完成交易额近5千亿元,同比增长近30%,其中各地完成交易金额近4千亿元,同比增长37%……交易额增幅如此之大,原因何在?

“这主要得益于省纪委监委对相关主责部门落实监管责任实行有力监督,推动了公共资源交易事项‘应进必进’,统一纳入公共资源交易平台阳光公开透明交易,以权谋私、权力寻租的情况得到有效遏制。”江苏省政务服务管理办公室负责同志说。

今年以来,江苏省纪委监委坚持问题导向,找准监督工作切入点,创新监督的形式和路径,聚焦医疗卫生行业医用耗材采购、农村集体资产交易、工程建设招投标等权力运行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严查违纪违法问题,剖析腐败案件原因,督促有关责任主体及时查找制度漏洞、落实主体责任,同时强化对主责部门履行监管责任情况进行监督,从源头上斩断伸向公共资源交易的“黑手”。

1 医疗领域

病根:医用耗材采购吃“回扣”

药方:压实集中采购监管责任,老百姓看病更省钱

6月14日,南京鼓楼医院神经外科原副主任黄某某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犯罪案在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他是一名老党员,在医院主要是做脑外科介入类手术,这种手术费用比较高,平均每台手术费用在10万元左右,其中使用高值医用耗材费用就有七八万元。”南京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介绍说,神经外科是医用耗材使用大户,黄某某在治疗许多脑血管危重病人的同时,大肆收受医用耗材代理商贿赂,最终堕入腐败泥潭。

这是江苏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医疗卫生领域一起典型的腐败案例。2016年至2017年间,该省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类似案件近千件。该领域腐败问题缘何易发多发?

“集中采购工作制度的缺失,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江苏省纪委监委法规研究室负责同志说,对于医疗卫生主管部门,该省要求“管行业就要管党风廉政建设”,“显然,他们这项职责没有履行到位,抓制度建设落实也不到位。”

对此,江苏省纪委今年4月专门向省卫计委党组下发了监督意见书,要求其履行行业监管主体责任,加快推进医用耗材等集中采购工作,健全采购监管制度,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加强对采购实施情况的监管,实现全过程公开透明、可追溯。

“省纪委专责监督意见一针见血,击中要害,具有很强的指导性和针对性。”江苏省卫计委党组主要负责人介绍,接到监督意见书后,他们先后召开2次党组会和13次专题会,全面梳理采购高值医用耗材过程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形成了3个方面共15条整改措施。

在省纪委监委的监督推动下,该省卫计委大力推进新一轮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将老百姓看病常用的骨科等五大类高值医用耗材和普通类医用耗材以设区市为单位开展集中采购,从制度上进行规范,严禁违价采购、网下交易等行为。南京市围绕五大类高值医用耗材探索开展集中招标,上万种产品平均降幅达45%;泰州市高值医用耗材部分产品降幅达50%以上。

高值医用耗材实行集中采购,不仅从制度上压缩了腐败空间,而且让老百姓看病更省钱。前不久,南京市民马师傅在南京鼓楼医院接受了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手术,术后恢复良好。让老马感到惊喜的是,手术中用到的支架降价了,原价2.4万元,现在是1.9万元,降价两成多。“像是抽中了5000元免单。”老马高兴地说。

“要紧紧抓住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取得的阶段性成效,坚持以百姓得实惠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进一步深化医用耗材采购关键环节改革,着力完善监管体系,当好群众健康‘守门人’。”泰州市委书记韩立明表示。

2 “三资”领域

病根:村集体资产交易“一言堂”

药方:督促进场公开交易,让村账明白、干部清白

兴化市西郊镇某村党支部副书记崔某某在任职期间,私自把村集体一块宅基地以1万元的价格交由其堂弟承包。其堂弟又将宅基地以5万多元的价格转包,给村集体造成4万多元的损失。

“这样的案例还有不少。”江苏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同志告诉记者,过去,村里有多少经营性土地、鱼塘等资源,拥有多少厂房、商铺等资产,分别租赁给了谁,大多是笔“糊涂账”,几个村干部一合计就“拍板”了,有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甚至是“一言堂”。

据了解,该省近两年村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年均发案量在3000件以上,大部分涉及农村集体资产交易领域。江苏省纪委监委梳理分析发现,农村集体资产交易管理方面问题主要表现为:村集体资产流转未按规定进场公开交易,少数村干部随意占用、变卖集体房屋、设备等固定资产,擅自低价发包土地、水面资源,以及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等。

为避免此类问题多发,江苏省纪委监委主要负责同志先后到省有关部门调研、座谈,督促其落实监管主体责任,深化全省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推动农村集体资产公开交易,全程网上运行,夯实农村集体资产交易基础性监管制度建设。

按照省纪委监委要求,驻省农委纪检监察组将农村集体资产交易纳入“嵌入式”监督工作重点,督促省农委出台《关于农村集体资产资源流转全部进场交易的通知》,深入农村基层开展专项督查,并将督查情况向各设区市党委、政府通报,传导压力、推动落实。在此基础上,今年5月31日,江苏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江苏省农村集体资产管理条例》,对农村集体资产的流转交易、资产评估、保障监督等提出明确要求。目前,该省88%的村已实现集体资产流转进场公开交易。

最近,盐城市盐都区郭猛镇某村一个集体资产项目对外租赁,底价原定每年8万元,经过24轮激烈竞价,最终以17.9万元成交,溢价率达123.75%。“随着农村集体产权交易行为的逐步规范,交易价格上去了,村集体收入增加了,村干部没法动也不想动‘歪心思’了,农村信访举报量明显下降。”盐都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告诉记者。

3 工程建设领域

病根:招标成游戏,投标靠“兄弟”

药方:推动“管办分离”,堵塞制度漏洞

在淮安市金湖县,市政所长只是一个小小的股级干部,却因为掌握着市政工程的招投标、建设管理等权力,成为建筑商、包工头竞相“围猎”的对象,三任市政所长“前腐后继”。

“招标成游戏,投标靠‘兄弟’”一度成为工程建设招投标领域的“流行语”,使得工程建设尤其是招投标领域成为腐败案件易发高发领域。2017年,该省纪检监察机关对工程建设招投标领域问题立案数同比增长97.3%。“从执纪监督和立案审查情况分析,该领域行政权力干预交易、暗箱操作、牟取私利等问题突出。”江苏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表示。

驻省住建部门纪检监察组负责同志介绍,以往各行业主管部门既是工程建设的监管部门,又是建设项目招投标的运作主体,在这种同体运行机制下,内部缺乏有效监督和制约,为不法分子权力寻租提供了机会。

“打造统一规范、公开透明、服务高效、监督到位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实现‘管办分离’是防治这一领域腐败问题的关键。”江苏省纪委监委经过调研发现,在充分听取相关部门意见的基础上,把推动“管办分离”作为治理工程建设领域涉及招投标违纪违法问题的切入点,以专题报告形式,向省委作了汇报,真正把监督挺在前面。

江苏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省委主要领导作出批示,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进行研究部署,以省政府令的形式下发《江苏省国有资金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管理办法》,进一步完善管理与采购分离、采购与监管分离的规则和机制,推动在线监管与线下监管相结合,切断行政权力插手公共资源交易的链条。

6月11日,南京工程高等职业学校的监理服务在该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建设工程招投标交易平台上公开交易,9家企业参与投标,随机抽取的南京、苏州、淮安等地7位评委分别在线上打分,最终南京一家建设监理公司以0.73分的优势胜出。

这一招投标全过程都在行政监管部门的“眼皮底下”进行。“我们运用‘信息+制度’的模式,对招投标进行全流程监管,有力遏制腐败高发态势。”江苏省住建厅建筑市场监管处处长范信芳介绍,在省纪委监委的监督推动下,全省建设工程招投标行政监督平台的电子监察系统进一步扩大监察范围,由原来的12个监察点拓展为24个。

“通过从相关行政监管部门中剥离操作权,实现彻底的‘管办分离’,厘清了‘运动员’与‘裁判员’的界限,公共资源交易的市场活力被充分激发。”江苏省住建厅建设工程招投标办公室主任何平介绍,今年1至5月,全省发包登记7935个项目,投资总额15421.7亿元,通过招标节省投资246.92亿元,平均下浮10%。(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